• 热门诗词搜索:古诗 诗词 散文 情书 古诗词
    •  as  xxx
    • 意犹未尽什么意思:唐朝的闲事!
    • 诗词发布时间:2019-06-10 13:38 | 诗词作者:诗词网 | 诗词来源: | 诗词浏览:1200 次
    • 唐中晚期宦官彻底把持了皇家,亲王公主们想出阁、嫁人,都要大笔贿赂宦官,否则就只能老死在十王宅里。

      唐朝人爱诗、推崇诗人到什么程度呢?有人在长安招妓,与一个谈价钱,说低了,忿忿:“我诵得白学士《长恨歌》,岂同他妓哉?”嫖客一听,“有道理”,马上服气涨价。唐末有个叫王毂的人以一首“君臣犹在醉乡中,面上已无陈日月”闻名于世,有一次在街上看见两个流氓打架,上前劝架,是这样说的:“你们知道我是谁么?我就是写‘君臣犹在醉乡中,面上已无陈日月’的人!”两个流氓竟然立刻收手,行礼而退。
      以上摘自《不敢相信这是唐朝

      有很多来大唐表演的外国魔术师在大唐得到了热情的追捧,凉州和洛阳等地的袄神寺里,总会有定期的幻术表演。不过唐高宗时期有一个婆罗门魔术师因为演出口味太重遭到了驱逐,官方给出的理由是“以剑刺肚,以刀割舌,幻惑百姓,极非道理”,高宗还下令“约束边州,若仍有此色,并不须遣入朝”。


      唐朝宫廷不仅有舞马,还有舞象,也就是经过训练后会随着音乐跳舞的大象,唐玄宗时期每次大宴,都会有舞象和舞马的表演。安禄山攻克洛阳后,在洛阳大宴群臣。为了表明自己是天命所归,他也让人把宫廷舞象牵出来表演。不知道是气氛不对还是驯兽师不在,大象就是不舞。安禄山又惭愧又愤怒,让人把象推进深坑中,让武士从四面八方向里面投槊,大象血流数丈,当场惨死。周围的驯兽师和乐工全都看哭了。






      在现在湖南南部的道州,唐代曾以出产侏儒著称,每年都要作为土特产上贡给朝廷不少侏儒,白居易曾写诗描述他们的苦痛:道州民,多侏儒,长者不过三尺余。市作矮奴年送进,号为道州任土贡。任土贡,宁若斯,不闻使人生别离......后来道州刺史阳城哀怜道州人民,自做主张把这种进贡停了,朝廷来人问他,他机智地想了个答案:“州民尽短, 化蜡扦儿:,若以贡,不知何者可贡”,皇帝想了想也是,就把这种进贡停了。



      盛唐时的人们喜欢一大群人郊游,在大自然的怀抱中开party——包括天体大趴。唐玄宗年间有一帮进士,分别是郑愚、刘参、郭保衡、王冲、张道隐……他们每年春天都找几个,坐着小牛车,到名园曲沼的草深处,脱了衣服叫笑喧呼,吃吃喝喝,自称为“颠饮”。也就在唐朝,搁后世估计都当流氓罪打死了。


      赶上盛大节日,按规矩各政府机关都要举办公款宴会,后来大家觉得这样做不实惠,到唐德宗时,就改了个规定,政府发钱给诸司,让大家自己去吃喝。


      宰相张九龄年轻的时候养了一群鸽子,训练有素,专门为他送信。与好朋友联络,都是修书一封,系在鸽子脚上让其送过去。

      向大唐进贡的藩属很多,其中有不少进贡的是珍禽异兽。建中元年唐德宗继位时,为了表现自己的简朴和仁德,下令把宫廷动物园的这些禽兽都放归山林,其中包括32头大象和很多鹰犬等等。大象可是南方的动物啊,放进陕西的山里想也能想得出会遭遇什么。反正没听说后来有小象被繁衍出来。



      唐人酷爱歌舞,有钱人家都蓄歌妓。唐玄宗时的宁王府就有很多一流歌女,其中有个叫宠姐的,外界都传说长得非常美,歌声特动听。但宁王从来不让她出来给大家表演。有一次宁王府大宴,喝到半酣,李白站起来借着醉意提要求:“老听说王爷家有个叫宠姐的善歌,从来没见过。今天气氛这么好,还不让她给大家唱一曲?”宁王碍不过情面,一笑:“来人,让宠姐上来。”结果家人先是围上七宝花障,宠姐在花障后面高歌一曲,大家还是见不着人。


      古代女人喜欢头饰,有人簪珠宝,有人簪花,但谁也没有唐朝女人逆天,她们簪虫子。有一种叫“青虫”的广西出产的甲壳虫,甲壳闪着青绿色的光泽,唐朝女人喜欢把它戴在头上。李贺还为此写过一首诗:“灰暖残香柱,发冷青虫簪”。还有一种金绿色、外形像蜜蜂的“金虫”,也是唐朝女人的爱物。

      见识一下开元年间国家级歌唱艺术家的功力:唐玄宗在勤政殿开大宴,类似于如今的新年团拜会。来了成千上万的人,喧哗声压过了演出的丝竹声。唐玄宗大怒,想叫停筵席,高力士出了个主意,把教坊头牌歌女许永新叫出来,让她唱一曲。许永新撩鬓举袂,缓缓开口,声音高亢清越,穿云破竹,整个广场立刻安静下来,如无一人。



      唐初时女人出门,都戴一种长及脚面的面纱,将整个脸和身体都掩盖在面纱下面,很像现在妇女的打扮。不过没多少年后这种打扮就不流行了,开放的大唐女人喜欢戴一种可以露出脸的宽檐帽骑着马出门,连皇帝下诏都无法禁止。再过不久干脆就穿男装出门了。



      唐朝人吃梨是用蒸的,或者是放在炉中烧的,总之是弄熟了才吃。唐玄宗送给安禄山的礼物里,就有蒸梨。

      《岭表录异》里讲过一个广州人,养了一群鸭子,每天在外面自己找食吃。有一次,他发现鸭子从一个池塘里回来时,拉的屎里有金屑, 藏头诗网站:,就买了更多的鸭子,每天把鸭子赶到那个池塘去吃食,回来后把鸭屎收集起来淘洗,每天都能淘出半两到一两金子来,靠这个发家致富了。


      唐肃宗是被吓死的。当时他病重躺在床上,他的张皇后密谋政变,宣太子李豫进宫面圣,想等李豫来时杀掉他,立越王为帝。这个计划被宦官李辅国掌握了,他联合李豫冲进宫中,当着唐肃宗的面把张皇后和越王杀死,这种血腥的场面让目击者唐肃宗当场心跳过速而死。

      唐朝时的扬州很像今天的威尼斯,这里水道纵横,帆樯林立,船只的数量大大超过了车马的数量。它和广州一样也是国际化大都市,唐肃宗时候田神功反叛攻进扬州,杀了几千名大食和波斯商人。


      唐朝实行宵禁制度,二更起各街各坊闭门,谁在大街上溜达就按盗贼处理。不过我大天朝从来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,唐朝的夜生活压根就没被宵禁困扰到。夜宴是唐朝人特别热衷的活动,上流社会往往通宵达旦,“主家盛明欢不极,才子能歌夜未央”,又是吃喝又是歌舞,热闹程度绝对媲美当今夜店。即便在唐末分裂争战的时候,人们的夜宴热情也没消退,往往是厅内烛光酒色,厅外有士兵持刀保驾。




      唐宪宗元和年间,诃陵国三次遣使,向宪宗进贡了一些童男童女和别的珍稀植物。不过唐朝一直传说诃陵国的女人有毒,凡是和毒女交合者,都会致死。不知道这些童女后来怎么处理的。

      菠菜不是中国土产蔬菜,它是大唐贞观年间泥婆罗国进贡来的波斯土产,刚进中国的时候,由其产地而被命名为“波斯草”,很久后才转变为“菠菜”。最开始唐朝人觉得它有特殊用途,可以“解酒毒”。

      武则天时代有个叫义净的和尚也去过印度,他写的书里比较中印两地的饮食习惯说,“东夏时人,鱼菜多并生食,此乃西国咸悉不食。凡是菜茹,皆须烂煮。”从这里看,唐朝时人的饮食习惯跟现在的日本比较像。

      安史之乱中史思明当了皇帝后,叫人送樱桃给自己的儿子,并赋诗一首:“樱桃一笼子,半已赤,半已黄。一半与怀王,一半与周至”。怀王是史思明的儿子史朝义,周至是史朝义的王傅。史思明身边的人纷纷表示诗很好,不过韵有点不对,如果后面两句颠倒一下顺序,改成“一半与周至,一半与怀王”就更加完美了。史思明嗤之以鼻:“韵是个屁,我的儿子怎么能位居周至的后面呢!”


      如今人们囤金子作为硬通货,唐朝人囤胡椒。大历十二年,唐代宗下旨抄元载的家,结果发现了八百石胡椒,举朝震惊,这情形就跟前阵子抄某贪官的家,数钱烧坏了4台验钞机的观感一样。

      唐朝人爱喝茶爱到什么程度?《封氏闻见记》里说“穷日尽夜,殆成风俗”,《膳夫经手录》里说,“累日不食由得,不得一日无茶也”,就是说,白天黑夜的都喝,而且可以不吃饭,不可以不喝茶。

      唐朝人很歧视外国人,法律规定不许外国人穿大唐衣服,不许跟大唐妇女通婚,如果通婚了就不许回国只能留在大唐境内,不许占田和购买房屋,如果不幸死在大唐他的货物就会被封存,短期内无人领取的话就收归国有……不过即使这样还是有大量外国人来,并且来了就不肯走。

      唐朝人相信龟兹和康国都出产龙种马,而大食国的马能通人语。





      唐朝人吃菜离不开蒜,吃鱼要拌蒜,吃肉也要有蒜。他们把蒜加工成蒜齑或蒜酱,吃肉的时候蘸着吃,全唐诗里就有“蒸豚搵蒜酱,炙鸭点椒盐”的说法。他们还喜欢用橙子和橙丝调味,吃鱼的时候就放很多橙子酱。




      现在的单位福利好,定期发洗发水,唐朝的福利是发肉。《唐六典》里记载,亲王以下至五品官,每月都有肉可领,二品以上每月羊20口,猪肉60斤;三品官发羊肉12口,没猪肉;四品和五品官每月发羊9口,也没猪肉。不过这个福利相比皇家那就差多了,御厨每天消耗的羊数,就比亲王一个月发的都多好多倍呢。


      日本人对生鱼片的热爱其实是从唐朝传过去的,唐朝人酷爱吃生鱼,他们叫鱼鲙,甭管海鱼河鱼、鲈鱼鲫鱼,都切成薄片,蘸着蒜、豆豉等生吃。史书里大量对切鲙高手的记载,切的好的刀法技艺都达到出神入化的境地,切出来的鱼片薄得像丝一样,轻得吹口气就能飞起。市面上还有《砍鲙书》这类烹饪手册之类的东西,教大家什么“小晃白”、“大晃白”、“舞梨花”等各种刀法。

      唐朝有一套著名的大型团体操,叫《七德舞》,也叫《破阵乐》,是从李世民时代就有的,也是为了纪念他打败刘武周而做的。这套舞参演者达120人,上场时皆披甲持戟,在大鼓声的伴奏下,一遍齐声高呼,一边模仿军中将士的纵横捭阖的动作,十分大气磅礴。想象一下就觉得很好看。这种舞从初唐开始,每逢皇家重要活动都会演出,但从中唐开始,世风追求奢靡温软,这种舞演奏机会就越来越少,后来就慢慢消失了。

      唐代宗时宦官索贿情况有多严重?宰相到官署办公,必须得带钱,宦官来宣旨,拿到一笔钱,宣一道旨,钱不给够连皇帝的命令都听不全。要是去地方宣旨就更贵了,每次出去一趟,跟收一次赋税差不多。

      武则天曾当过宫廷女子马球队的队长。



      在唐朝公款吃喝是合法的,朝廷规定,州郡一级的行政机构可以定期举行官方宴会,长官与幕僚共会一堂,费用由官府支付,称为公宴或者官宴。最奇葩的是,这样的宴会还允许招妓,费用也是公家出的。

      武则天时期的左卫将军权龙襄,独创了“龙襄体”诗歌,别具一格。他出任沧州刺史,一到任就向诸位官员展示了一首新作:“遥看沧州城,杨柳郁青青。中央一群汉,聚坐打杯觥。”下属不便说不好,只好夸他“公有逸才”,等于是夸丑人长得别致那种意思,他还自谦:“哪里哪里,趁韵而已。”他后来还写过一首《秋日述怀》:“檐前飞七百,雪白后园强。饱食房里侧,家粪集野螂。”太深奥了,没人看得懂,于是他自己解释了一下:“抬头看见檐前飞过一只鸟,价值700文,到了后园,看见雪白的衣服挂在那里晾,吃饱后在房间里侧卧,家里粪堆满是屎壳郎。”由于他的诗太独特,连当时的皇太子李显都做了个批示:“龙襄才子,秦州人士。明月昼耀,严霜夏起。如此文章,趁韵而已。”

      唐朝时的广州是个国际化大都市,城里住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。印度来的佛教徒住在他们自己的寺庙里, 坐拿草:,躲避呼罗珊的迫害而来到广州的建起了自己的清真寺,白天他们都在船上进行紧张的贸易活动,日落时分的鼓声一响,他们就回到自己的居住区,而到晚间又都跑到夜市上来用各国语言讨价还价。黄巢起义时路过广州,一下屠杀了10万外国人。


    • 相关诗词内容
    • 2010-2019 古诗词 版权所有 琼ICP备1309635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