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杜牧诗集:“我”便有了一种似曾相识
  • 诗词发布时间:2019-05-23 12:18 | 诗词作者:诗词网 | 诗词来源: | 诗词浏览:1200 次
  • 仿佛它们已经信任一切,

    位置决定态度,这样一句话,早已在我的记忆力模糊了。偶然拜读佳作《位置感》,开篇就被“一种正确的位置,究竟意味着什么?”震撼了,强烈的设问,倏地,使得这样一句话,又在我脑海里苏醒过来。诗人通过 “我”位置的变化,十分含蓄的诠释了“位置决定态度”。

    我走遍广场,辨认一切

    “我”感到“脚下已经悬空”。要“努力站稳”昨天的位置呢, 千寻之歌:,还是要“努力站稳”今天的位置。“我”尚在犹豫徘徊之时,“一群轻盈的大象”们破坏了这自然和谐的一切,昨日的“我”, 或许就是这“一群轻盈的大象”们中的之一。“揽起”什么不重要,但,今天,却象一面“光洁的镜子”,使我看见了昨日的“我”。

    仿佛不知道脚下的悬空。

    位置决定态度

    作者: 江汀 2019年03月12日16:49中国诗歌网
    我们只能用推测来自省。

    诗中的“我”是谁,姑且勿论。当“我”有所抱怨的时候,也就如同那些“公园口,广场上”的人们了。或许, 艳日荷花取心红:,赋闲之后,总要往同类之中去寻找一种慰藉,于是,目光自然而然锁定在了“那些蘸水写字的老人”。

    正在拆卸地面。
    难道这些汉字与时间无关?
    它们是躯体,我们是灵魂,

     “我”的位置已经变化,心态自然也发生了微妙的改变,看见“那些蘸水写字的老人”。“我”便有了一种似曾相识,但又有一种“青山隐隐水迢迢”的空间距离。难道他们就没有抱怨,全神贯注于“与时间无关的汉字上。”凝视之下,沉思之中,“我”的心灵便有了“猝然察觉光线的抖动。”“谦和的老人们”还能把地面拆卸了。或许,“我”在追忆,悔思过去位置之下的思想和行为。

    尚未消失的书法痕迹。
    我得试着去理解它们的语境。

    一群轻盈的大象踏过水面,

    “谦和的老人们”还能把地面拆卸了!“我”已从反思中变换了位置,改变了态度。昨天、今天我们“没有生活在画像中”, 还是回到现实和谐生活吧,为什么要破坏这自然和谐的生活呢!我们是谁们?大象们,还是谦和的老人们,不管是谁们,都会化成“古代的残余物”。谁们与谁们之间又有何区别呢?位置又有何不同呢?

    如果谁对这个时代有所抱怨,
    而我们,既然没有生活在画像中,
    赶快凝视它们,那些
    诵读,是时代在抽搐。

    那些书法爱好者。
    努力站稳自己的位置,
    谁能知道,一种正确的位置

    于是, 搞笑脑筋急转弯大全及答案:, 何日大刀头:,“我”感叹道,那些已经“模糊的汉字”只是躯体,然而,我们是有灵魂的、有感情的。用真心去“推测”、感受谦和的老人们的心,以此来反省我们的所思所想,所作所为。明白了这一切的“我”,再去诵读“尚未消失的书法痕迹”时,才发现,那是“时代的抽搐”,我、我们都得去理解它们所体现出来的那些“公园门口,在广场上”人们的生活需求,多听听他们的诉求,站在他们的位置去思考问题,去解决问题,我们才会有正确的态度。

    来到公园门口,在广场上
    正在消逝的事物,
    遇见那些蘸水写字的老人,
    正在揽起一扇光洁的镜子。
    位置感
    究竟意味着什么?
    多么奇异,谦和的老人们
    “青山隐隐水迢迢”,
    你猝然察觉光线的抖动。
    也许可能只是古代的残余物,
    那么,这意味着他已经
    就像那一摊已经模糊的汉字。
  • 相关诗词内容
  • 2010-2019 古诗词 版权所有 琼ICP备13096358号